您现在的位置:青海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>> 健康生活>> 健康生活常识>>正文内容

传染病不可怕

传染病不可怕

 

 

  自古以来,传染病的流行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危害。早在公元6世纪至19世纪,鼠疫在全球发生三次大流行,波及亚、欧、美和非洲60多个国家,死亡人数达千万以上。1618世纪平均每年死于天花病的人数,欧洲为50万人,亚洲达80万人。18171992年间,霍乱先后7次大规模侵袭人类,病死者不计其数。
  随着科学的发展,许多对人类具有严重威胁的传染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。特别是在19805月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消灭了天花,极大地振奋了人们战胜传染病的信心。但另一方面,由于医学界产生了一种盲目乐观的思潮,认为与传染病的斗争可以告一段落,要转向与慢性病的斗争了。从而忽略了对传染病的关注和投入。如此一来,不但致使一些原有传染病死灰复燃,而且许多新发传染病(包括新发现和新发生的)也不断向我们袭来。如艾滋病、疯牛病、新型霍乱等。这些迹象表明,传染病仍然威胁着人类的生命与健康。特别是2003年在我国暴发流行并波及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,更向人们敲响了警钟: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,还远远没有结束。只有不断认识、掌握传染病的特点和流行规律,我们才能更有信心、更有能力去战胜它。   

    传染病是由病原微生物侵入人体所引起的一类疾病,能在人群中引起局部或广泛的流行。传染病与非传染性疾病的区别在于传染病有如下特征:有病原体。比如结核病的病原体是结核杆菌,流行性出血热的病原体是汉坦病毒,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是新变异的冠状病毒。病原体主要包括病毒、细菌、真菌和寄生虫等,其中病毒和细菌性传染病较为多见。有传染性。这是传染病与非传染病的最显著区别。有流行病学特征。主要表现在传染病的流行性(根据强度和广度分为散发、暴发流行和大流行)、季节性、地方性等方面。有病后免疫性。病人愈后,人体即对此传染病产生抵抗力,即免疫力或称免疫性。而非传染病则不具备上述四个特征。

    传染病必须具备传染源、传播途径和易感人群三个基本环节同时存在,才能成为其流行的根基和条件。

1.传染源。包括病人、病原携带者和受感染的动物。病人是许多传染病的重要传染源,如麻疹、天花等,病人是唯一的传染源;病原携带者是指无病史、无症状,但携带并排出病原体的人;以动物为传染源的传染病,称为动物源性传染病,如鼠疫、狂犬病、人禽流感等。需要说明的是,并不是所有传染病的病人都一定是传染源,并不是接触传染病病人就一定会被传染,因为能否被传染还需要一定的传播途径。接触某些虫媒传播的传染病人,相对是安全的。  

2.传播途径。每种传染病都有一种或数种途径(或方式)传播。常见的有:呼吸道传播。含有病原体的飞沫通过空气的流动,经呼吸道感染。如流感、百日咳、结核病、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等。消化道传播。食用被病原体感染的水或食物而患病。如霍乱、伤寒、痢疾、甲肝等。虫媒传播。通过被蚊、虫叮咬吸血而传播某些传染病。如疟疾、乙脑、登革热、恙虫病等。接触传播。接触病原体污染物而感染的某些传染病。皮肤接触、性交、输血、静脉吸毒等都可导致病原体的传播。如红眼病、乙肝、丙肝、艾滋病等。也可把血液、体液传播单独列为一种方式。  

3.易感人群。是指对传染病的免疫力低,容易被感染的人群。人群的易感性取决于人群中的免疫状态。当易感者在某一特定人群中的比例达到一定水平,若又有大量的传染源和合适的传播途径时,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将在所难免。当然,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还受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的影响。如出现洪水等自然灾害时,可能造成霍乱、伤寒、钩体病、血吸虫病等传染病的流行。如出现环境污染、不健康的生活方式、生活陋习等,可能促使某些传染病发生,甚至招至新发传染病的流行。  

   传染病可以预防和控制当今世界,预防和控制传染病的流行已经不是某一城市、某一地区,甚至某一国家的任务,而是一项全球性的共同行动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党和政府十分重视传染病的防控工作。1954年,我国政府制定了《急性传染病的管理办法》,迅速控制了天花、鼠疫、性病等传染病的流行。198991,我国颁布实施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》,使传染病的防治有了法律保障。200357,国务院通过了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》,有效地控制了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扩散和蔓延。事实证明,传染病可以预防和控制,关键是必须抓好三个基本环节。首先,认真管理传染源。在我国,任何医疗卫生单位和个人,发现传染病病人或疑似病人时,要及时向附近医院或卫生防疫部门报告。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隔离、早治疗,是控制和消除传染病疫情的重要环节。对病原携带者要及时发现,妥善管理。对从事饮食、水源、服务及托幼等行业的人群,要依法定期体检,预防传播危险。对受感染的动物,要采取措施进行控制。如消灭老鼠预防传播鼠疫,扑杀狂犬等病畜预防传播狂犬病,杀灭瘟鸡预防传播人禽流感等。为早期防控可能出现的传染源,要对密切接触者采取医学观察或留验等必要管理措施。同时,切断传播途径。如在公共场所和家居注意保持空气流通,必要时进行空气消毒,天冷时注意防寒等,可以预防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;饭前便后洗手,注意饮食卫生,保护水源,除四害等,可以预防痢疾等消化道传染病;采用药物驱杀蚊虫,大力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等,可以预防虫媒传播的传染病;远离毒品,杜绝不洁性接触,提倡使用安全套等,可以预防艾滋病、性病等接触性传播的传染病。  

    再有,保护易感人群。有效方法是接种疫苗,接种疫苗可以提高人群的主动或被动特异性免疫力。被动免疫通过给易感者注射抗体,达到迅速、短暂的保护作用。主动免疫则通过接种疫苗,使人体产生免疫力,达到预防的目的。在我国,普及儿童免疫工作有计划按规定程序进行预防接种称之为计划免疫。在某些传染病流行季节之前或流行时,也可以对特定地区、特定人群进行接种。虽然目前仍有不少传染病缺乏临床预防疫苗。然而,随着医学水平的发展,新的预防疫苗将会逐步面世,人们在预防传染病上也将会有更多、更有效的手段可供选择和使用。  

    人类是在和自然界相互适应、长期共处和不断斗争中生存和发展的。人类在生存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,必然会历经各种灾害,包括各种病患的侵扰。在科学不发达的年代,传染病被称为瘟疫,当它袭来时,人们束手无策。随着科学的进步,人类战胜传染病的能力越来越强,消灭传染病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许多种传染病不仅能够预防和控制,而且能够有效地治疗。肆虐人类千百年的天花已被消灭。脊髓灰质炎在我国已宣布消除。结核病曾被认为是不治之症,但在发现了抗结核药后,就再也不是可怕的瘟疫了。尽管目前还有不少传染病我们尚不了解,尽管今后肯定还会有新发传染病出现,但是,我们是能够逐渐认清它们,控制它们,乃至战胜它们的。传染病在人类面前,终究是败者。   2003年,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在我国肆虐一时,党和政府领导人民,万众一心,群防群控。在较短的时期内扑灭了疫情,取得了抗击非典的阶段性胜利。对非典这个不曾认识的新发传染病,我们能有效地控制它,对那些已知的传染病,我们则更有信心去战胜它。现代医学科技水平在不断发展,国际交流与合作在不断加强,我国卫生防病法律制度在不断完善,各级政府卫生防病机制和体系在不断健全,加上广大群众的卫生防病意识、防病知识和自我防护技能在不断提高,我们没有理由不确立这样一个信念,那就是:传染病不可怕!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